almost 5 years ago

  德明校長室的門依舊緊閉著,除了一個星期一次的定期清掃以外,這肩門幾乎都沒有打開過,就連打掃的阿姨都比校長本人還要常進這間辦公室,雖然說是掛名校長,但其實校長本身也是個商人,學校的收入遠遠不及於自已本身的生意,要是學校沒什麼大事,校長基本上一年根本也沒進學校幾次,但今天不一樣。

  莫道長坐在校長桌後面,整個人深深陷在寬大舒服的校長椅上,但他卻感覺不到一絲絲輕鬆、舒適的感受,反而更像是坐在電椅上的那般不痛快,眉頭皺的簡直快把眉毛連成一線。手上翻看過一張張的數據圖與照片,已經超過了二個小時,這些數據看起來很雜亂、五顏六色的很傷眼睛,但他就是無法將視線從這疊毫無章法可言的紙張上移開。校長桌的另一邊,天花板上掛了八台大螢幕,下面則有八台電腦與一整大排監控螢幕,以及不知道要操作什麼的操作盤。而財經、管理、資訊學院的院長,以及各處處長一共十多人都集合在這間辦公室,大家都在看著相同的資料、還有螢幕上奇奇怪怪的畫面一邊小聲的交頭接耳。

  這裡是校長室,卻不是大家所知道的那間校長室,在大家都知道的校長室後面有個小房間,裡面有張單人床、以及一張小書桌,床頭跟書桌旁各有一盞檯燈。就在床尾的木牆裡,還藏著一間小隔間,平常看起來像是一面漂亮的木紋牆,但只要撥動床頭的那盞檯燈的機括,這扇木紋牆就會上升,露出一臺小型電梯。這是一個獨立管道,雖然校長室在二樓,但這臺電梯卻直達地下三樓,而電梯昇降道經過精密設計,讓電梯在經過一樓處將該空間建為電路機房,而機房的內部全都使用特殊建材建造,即使在安靜的夜晚也不會聽到電梯行進時所發出的震動及噪音。

  當然,德明的歷史記錄上從來都沒有建造過地下三樓。

  氣死了,吉沙米真的快要氣死了!好不容易在那間流氓高中苦苦混到畢業,結果現在竟然又念到一間更可怕的大學!真的、真的、真的好想轉學啊!為什麼我就不能念到正常一點的學校呢!從小學、國中、高中、到現在的大學,每次念的學校不是老師有問題,就是班上同學有問題。

  小學的時候碰班導師竟然是通靈人,左手載著黑色的手套,據說是班導師年輕時跟一隻非常強大的惡鬼戰鬥時失去了左手,後來將那隻惡鬼降服後,就將惡鬼封印起來當成自已的替代手。結果班導身邊一天到晚碰到靈異事件,搞的班上的同學終日心惶惶!最後畢業時每個人幾乎都成了半個小靈媒,連班導師都跟一隻妖怪結了婚,跟著大家一起畢業了…

  好不容易脫離了與惡靈共舞的小學生涯,分發上了看似平凡的國中,結果竟然只是換到七大不可思議中的另一個傳說罷了…新生的那年我們班上就有一個轉學女生,她遲了一個禮拜才來到我們班上,原因她也沒有跟大家多說,只知道她是從日本半工半讀來台灣念書的,名字叫役小汐。還記得吉沙米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我竟然打了個冷顫,隱約覺得這個名字很熟悉,晚上回家時還努力翻閱日本藝人的各式報章雜誌,她倒底跟那一位明星同姓,竟然姓役?!這可非常少見的呢!要不是當時的電腦網路完全不發達,更沒有GOOGLE還是維基百科這些網站,吉沙米當下就應該知道她是誰了…也難怪吉沙米當時會打了那麼大一個寒顫,不過其實也不差那幾天就是了。

  有一天放學走在回家的路上,遠遠的就隱約的感應到前面巷口有種陰森的氣息,這對在通靈班級待過六年的吉沙米來說,對於這種類波動的敏感程度,簡直就像警犬隔著十層行李箱還能嗅到海洛英一樣敏銳!當下判別這個靈波動帶有強烈的攻擊敵意,於是就悄悄在口袋揑住三張封魔符。

  這可是那位靈能力教師特別傳授給吉沙米的符咒,小學六年來老師也就只有教過吉沙米,說這是很特別的東西,就連他都沒辦法完全掌握這種符咒,而吉沙米似乎對這種能力很有天份,記得老師當時說若想要完全駕馭這種能力還需要滿足某些條件,但他還無法理解需要什麼。既然老師不知道,當然吉沙米也沒有太大的興趣去了解。到了五年級,吉沙米已經能自已煉製老師教的每一種符咒,從六年級開始,只要不是碰到超強等級的惡鬼或惡靈,吉沙米都能順利的降服或封印。

  就跟平常一樣,吉沙米裝作若無其事的慢慢走近,在距離約十五公尺的時候瞬間抽出三張燃燒著青色火焰的封魔符射向那個藏在在巷口的靈體,封魔符在接近靈體時迅速往三個方向分開,分別在靈體旁三個方向落地,地上立刻劃出一片以靈體為中心的青藍色三角型圖騰,吉沙米右手結著咒印。

  「阻封!」

  圖騰發出刺眼的光芒壟罩著靈體,突然間燃燒的封魔符爆散開來,那個靈體一瞬間漲大衝破封了魔圖騰,不但沒有逃跑,還緩緩朝著吉沙米走來。

  「咕…嚨…呵…」

  靈體越來越高大,樣貌也終於開始清晰,一隻有五個頭的紅黃色巨鳥就站在面前,那股靈波動一口氣爆漲了十幾倍!

  「慘了…會…會…會死…」

  沒想到這隻五頭怪鳥竟然會隱藏自已的氣息!先假裝自已是很弱小的魔,等到獵物接近時,再突然展現自已力量,等到獵人發現原來自已才是獵物時已經被吞進肚子裡了。吉沙米嚇得無法移動自已的雙腿逃跑,這隻魔獸絕對是自已獨自面對過的魔物中最強悍的一隻,想逃跑…但是人的雙腿跑的過鳥嗎!?

  吉沙米第一次感覺到死亡很近,畢竟還只是個國中生,當五頭怪鳥上下打量腳下的小女孩,吉沙米眼淚已經流了滿臉,卻害怕的不敢哭出聲。

「剪幾!」

  一個奇怪口音的女孩聲音在身後響起,頭上飛過一個巨大的影子,一個身穿古老盔甲、手持巨斧的大漢轟然從天而降,一斧將那隻五頭怪鳥劈成兩段!那隻怪鳥吭也沒吭的倒向兩邊,連聲怪叫的時間都沒有,看來是連打個招呼也來不急…

  吉沙米還跌坐在地上,而那名大漢扛著巨斧站在旁邊獰笑,一個女孩從身邊拍了拍吉沙米的肩膀,將吉沙米扶了起來,滿臉淚水的吉沙米膜膜糊糊看著眼前這名少女。

  「還不錯哦!妳真的很勇敢呢!」

  那名少女好像是在稱讚吉沙米,接著又跟身邊的巨漢嘰哩呱啦說了幾句話,那名巨漢笑了笑,隨後轟的一聲飛過一邊的民宅就消失了。

  「剪幾………剪幾………剪幾………前鬼………前鬼???」

  「役…小汐…妳是…役小角的後人!?」

  役小汐點點頭,笑了笑。

  役小角,日本修驗道的始祖,本名「賀茂役君小角」, 其後代子孫「賀茂忠行」還教出了日本史上最偉大的陰陽師「安倍晴明」, 可說是陰陽師的始祖輩人物。

  而現在他的後人正站在吉沙米的面前微笑。

  「果然還是擺脫不了充滿靈異的生活…」

  吉沙米心裡苦笑著。

← 【結蘆在人境,仙俠滿天飛】 洞天福地、太虛神遊 【旅行小確幸】元宵節 被貓追的日子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