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最近本部落格發生了些事情,讓流量瞬間飆高。
看起來好像我們很爽,但其實爽的應該是logdown吧(笑)。


Anyway,無論事情的真相或是結果是怎樣,我都會從 系統面 的方式來思考:到底怎樣做,才能對這個共筆blog產生最大的助益。
個人認為在這個事件中有些事情是值得討論的:
1.影評文是否會傷害到某些團體或是個人的集體利益?
2.是否需要文章控管機制?
3.本部落格是否需要統一的對外發言窗口?

先說個人的結論:
1.影評文是否會傷害到某些團體或是個人的集體利益? Maybe
2.是否需要文章控管機制? NO
3.本部落格是否需要統一的對外發言窗口? 目前不設置

在說我的想法之前,讓我們看看Tedx曾經發生過的案例吧。

--

有個Quora成員提出這個問題:「藍迪.鮑爾(Randy Powell)2010年在北卡羅萊納州夏洛特舉行的TEDx會議(TEDxCharlotte)當中的談話(漩渦數學),是言之有物,還是胡說八道?」
身為粒子物理學家的韋克斬釘截鐵地說:「我是理論物理學家,許多他掛在嘴邊的術語,它們的技術專業意義,就是我使用和教學的內容。他只是把這些術語與其他字句隨便串在一起。
基本上,他可能是(1)神經病,(2)想盜名或詐財的江湖術士,或是(3)有意考驗TED的把關能力。
我打賭他是1和2都有。」
TED這個非營利機構,舉辦重量級的全球會議,討論各種構想;由獲得授權的單位在各地舉辦的TEDx會議,數量更多。2010年9月鮑爾在TEDx會議發表談話,當時並未引起注意,直到2012年春天,一些具影響力的科學部落客發現這段談話,並且嚴厲批判,才傳了開來。
有個部落客請讀者看他們能忍受這段談話多久,才會「因腦溢血被抬上救護車」。
另一個部落客形容它是「好一套垃圾」。
到了2012年8月,隨著其他有問題的TEDx內容陸續被挖出來,這種群情激憤已匯聚成主流。
《新共和》期刊(The New Republic)寫道:「TED不再負責任地管理『值得散播的構想』,它已變成荒謬可笑的組織。」
隨著其他批評不斷湧現,TED人員連絡鮑爾,請他提供足以佐證自己說法的研究報告,但一直沒有下文。
開放後,品牌受重傷
這段在夏洛特發表的談話,當時曾獲得如雷掌聲,但這只是TEDx廣大社群成員每年提供的數千段談話之一。這些人員既未獲得報酬,也不是正式為TED工作,但仍有辦法損害它的品牌聲譽。

以上文字來自〈力挽失控群眾〉《哈佛商業評論》

不管你怎麼想,至少我認為這與我們之前面對的狀況視差不多的:一個平台因為 內容出現瑕疵而受到批評 ,而導致公信力下降。
是幸運也不幸,至少目前《同事不同事》還沒有成為意見主流。
不過TED的做法倒是值得借鏡。

1.「大聲傾聽」
因為之前TED也曾經出現過內容瑕疵的講演,所以當漩渦數學發酵時,「連那些不明究理,只是不喜歡TED形象的人,都藉此修理它的品牌,……。這種風潮逐漸形成憤怒的暴民,而且用語尖酸刻薄,甚至對TED整個組織的存亡構成威脅,因為它所依據的假設受到質疑。」
在這個情況下,TED.com的編輯上部落格澄清,緊張情勢立刻開始下降。
TED人員除了上各大論壇交流之外,也透過公開與一對一溝通。
更重要的是,它了解這是一個 系統性 問題。
而公開聆聽並不是要分享你的觀點,而是願意 接納由那些互動促成的改變 ,也就是建立社群,讓 群眾與你一同解決問題

2.「重新連結群眾」
其實就是發一封長信,讓TED的團隊了解未來的篩選標準是什麼,並重申TED的理念,藉此凝聚向心力。

3.「用重要的方式保持開放」
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點,TED雖然開放,但是某些核心部份受到高度控管。
文章舉例TED至少有25,000場演講,但是能上TED.com網站的數量大概只有228場。
而TED把使用者也當成 管理員 ,即便沒有核心的功能可以使用,但是仍然可以提出建議,一同為文章的品質把關。
群眾及我們談論的社群結構,用意不在於追求完美,而是要讓任何人,而且很可能是讓每個人,貢獻和收集大量有潛力的構想,並從中選出最好的想法 」。

--

《同事不同事》原本立意就只是一個大家寫文章的地方,即便如此,相信仍有些道義上的規範需要遵守。
這無關乎《同事不同事》管理者的規定,而是關乎作者本身的道德與logdown的使用規範。

回過來看《同事不同事》目前最夯的影評文。
雖然個人是不太會寫這種東西,但因為這次事件,讓個人認知到,影評絕對有可能會牽涉到某些團體的既得利益。(尤其是剛上檔的電影)
但要不要禁止?
個人是採取否定的態度- 不設限
或許很多人不明白,這議題跟《同事不同事》的核心價值有關-這個blog是以「人」為中心進行構思的。
就如同先前有同事問:要不要獨立設一個「影評」的分類?
我的回答是:這與我們開設的理念不同。如果強制設立影評分類,那麼就喪失了以人為本的基礎。
很高興地,這也獲得其他協作者的認同。
對我們來說, 『作者』是這個blog最大的資本
作者要寫啥,隨它。

但話說回來,如果侵犯到其他團體的既得利益,而有法律訴訟上面的狀況的話,個人是踩著「個人造業個人擔」的想法就是了…。
只是 該幫的還是會幫 囉。

接下來是文章控管機制。
一樣,目前blog並不設限各個作者要寫什麼樣的文章。
所以文章控管機制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但核心的網站管理員將可以決定文章的上下架,用 最低程度的控制 來讓本blog可以運行。
(說到這就必須唸一下logdown,居然沒有顯示作者的選項,有夠sweet ♥。)

最後則是一個與危機處理有關的議題:是否需要統一對外窗口?
個人目前不贊成設置。(因為會跳出來的就會跳出來 :P)
原則上我們遇到問題會先釐清真相,之後再看要怎麼做。

基本上還是維持著鬆散的運作模式就是了。
因為,我們相信這個blog最大的資本是人,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可以讓同一部影片有許多人寫影評的狀況。
每個人看到的、想到的、感受到的都不一樣, 我們只是把這樣的看法、想法藉由《同事不同事》傳達給各位而已

未來或許還會有資料引用等一堆當初想都沒想過的問題,也希望各位看倌值得商榷的說法時能夠不吝指正,維護社會大眾知的權利。

為求資料來源正確,本文引用〈力挽失控群眾〉《哈佛商業評論》http://www.hbrtaiwan.com/article_content_AR0002285.html的部份文字,如有侵權情形請告知,本人會盡速處理。


本著作係採用創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Unported 授權條款授權.

圖片來自:這裡

關於作者
Messi Lai http://about.me/messilai
一個學過心理、統計卻又跑去當普通兵,之後還唸戰略研究所的人。
曾被說過「看起來」很懂得生活,但其實腦袋常常放空。
最喜歡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觀點,以誤人子弟、混淆視聽為樂。

← 【強哥說愁】劉老太太 【半忙主義】觀點不一樣 ─ 關於春節期間的風風雨雨。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