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我記得那是我小學二年級的故事,慶逢歲末,爸媽請好了假,想提前回家過年。

六合街,劉老太太躺在搖椅上,媳婦辦年貨忙得進進出出。
劉老太太卻只掛記著他那雙靴子,不知何時才能拿到。

「我的靴子今天能去拿了嗎?替我向老闆問問吧。」
「老闆要開始放年假啦,年後再看看吧!」媳婦一邊揮汗,一邊答應。
「打個電話問問吧,花不了多少時間的。」

媳婦拍了拍口袋,確認櫥櫃鑰匙還在身上,搪塞了劉老太太,又去忙著趕過年了。
劉老太太膝下共有兩子,前些年才辦完九十大壽,共有四代同堂,兒孫滿室、幸福洋溢。

早些年時,老太太從鄰坊得知有戶人家子女太多,養不起,
劉老太太過去看了一下,總覺得跟最小的那個女孩子特別投緣,
便領養了回家,當作大兒子的媳婦,也冠上了夫姓,劉歐敏。

劉歐敏天性聰穎,雖然是童養媳,但劉老太太視如己出,
情比母女,什麼事情交代下來,都辦得妥妥貼貼;相夫教子、打理門內門外,一樣都難不倒。

就在寒歲時節前後,劉老太太突然要媳婦陪同逛街,
卻一腳走進禮儀店買起衣服,劉歐敏心中一驚,趕緊趁媽媽挑選衣物時把老闆給拉到一旁。

「老闆,等會兒我媽媽挑好衣物後,麻煩告訴他欠了一雙靴子,千萬不能讓他買齊,錢我先給你,行嗎?」
生人先來禮儀店挑選衣物,店老闆也是頭一次遇到,一邊嘖嘖稱奇,一邊答應了劉歐敏。

只見劉老太太鉅細靡遺的挑選衣物飾品,
一邊成套、成套的買單,除了靴子之外,當場都打包了回家。

那年過年特別早,劉老太太嚷著兒孫都不趕緊回來探望,
才問到長孫,長孫就全家大小奔來拜年;
二孫子隔天也提早了返鄉問候,長孫女遠在台北上班,
一時三刻是難以回來的,大家心知肚明,
八成是除夕才趕得到了,但老太太依然一句句、一句句問著,
「怎還不見長孫女一家子呢?」

除夕前一天,劉老太太又在嚷著他的靴子,
媳婦耽心媽媽若領去了靴子,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早串通了禮儀店老闆,一律稱聲缺貨,但老媽媽一日比一日著急,
從原本的三天兩頭問一次,如今已是成天掛在口邊,
「我的靴子呢?我的靴子呢?」
劉老太太激動得抓著媳婦猛搖,眼珠子都冒出了血絲,模樣可怖。

劉歐敏心裡千迴百轉,眼眶噙著淚水,
終於禁不起老媽媽的追問,打開了廚櫃,
將靴子交給了媽媽。

當天晚上,劉歐敏輾轉難眠,躺在二樓床上,
卻張大了耳朵,深怕一樓有什麼動靜。
半睡半醒間,突然,劉歐敏聽見一樓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心中一驚,立刻從床上跳了起來,直奔一樓媽媽房間。
房門一開,只見媽媽穿戴好全身服飾,只差一隻腳往靴子裡一套,
兩人四目交接,劉歐敏大喊了一聲「 媽!」,
劉老太太則往床上一躺,鼻息一探,已然仙逝…

劉歐敏心中大慟,頓時感到一陣涼風往家裡大門口吹去,
拔腿追到大門,伸手將鐵門的信封口往內一扳…
一陣大霧中,一位全身黑色筆挺西裝的紳士撐著黑傘,牽過劉老太太的手,
兩人相視一笑,摟著肩,消逝在濃霧之中。

剎那間,雞啼魚肚白,一切宛若夢中,
劉歐敏又喜又悲,他清楚的看到,媽媽身上的服飾,
與那位接走他的紳士,是配成套的,
而那位紳士,正是劉老太太圓寂已久的先生。

儘管橫越了數十年,老夫老妻告訴兒女的,
是穿越了生死,也從不凋零的愛。
一生,功德圓滿。

大年初二,回娘家,
謹以此文,紀念我的外婆,劉歐敏女士。
我們愛你。

← 【影行人】2014賀歲三部曲 ─ 大稻埕:從作品看到一個導演的企圖。 【後見之明】TEDx的前車之鑑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