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5 years ago

  身為公司的業務課長,要是一天到晚都進公司不用去拜訪客戶的話,通常就象徵公司的財務狀況可能出現危機,關於這種敏感的問題,整天守著停車場門口納涼的警備守衛徐伯最是觀察入微,徐伯大概六十出頭,因為常常看電視政論節目跟莫名其妙的電台廣播,總是覺得外面的社會失業率已經飆到宇宙世界無敵高,彷彿每十個人就有一人失業一樣,怕自己一但失業就會像電視新聞說的獨居老人,最後餓死在家中好幾個月才會被發現,身上還爬滿各式個樣的噁爛蟲子。光想到這徐伯的臉就白了,所以明明一個涼到不行的停車場警備守衛都能幹的戰戰兢兢,就怕一個不小心被我們公司嫌棄了就被踢走。好幾次都跟他說我們公司可是很有良心的,況且他也老大不小了,在公司幹了那麼多年,公司也不會無緣無故就把他踢走,肯定就是會讓他做到退休養老的。

  從後照鏡看著徐伯的背影,就一般中年人不高不壯的身材,身高絕對不超過170,兩年多前一次將近農曆年前幾天,三個二十五、六歲的失業上班族因為缺錢過年就動了我們公司的腦筋,趁著半夜警衛定時巡邏時從地下停車場偷溜進公司,偷了一些3C電子產品、又搜到了幾千塊的現金,本來還想搬保險箱,但三個人又搬又扛弄的滿頭大汗也沒搬動幾步,就做罷準備撤退,沒想到從原路摸到地下停車場時竟然碰到剛上完廁所出來的徐伯!而徐伯也不顧自己已年過六十的高齡,竟然一個箭步上前就跟這三個歹徒扭打了起來!

  也許是剛剛搬保險箱搬到沒力,其中一個男子迎面就給徐伯一拳轟倒!另外一個身高目測超過180公分以上的男子從後面架住徐伯的脖子,另一個男子揮拳就想打徐伯,結果讓徐伯一陣亂踢踢中左邊太陽穴昏軟過去,而從後面架住徐伯的那名高大男子,被徐伯硬生生扯住頭髮直接來了個過肩摔,之後聽到吵鬧聲的另外兩名警衛匆匆趕到把三個歹徒用廢棄電線綁了個結結實實,這一連串的動作竟然沒超過五分鐘,而且所有的畫面都被轉角的監視器拍了下來,我們老闆還在年後會議上放給全公司的員工看,大大的表揚了徐伯老當益壯!誇張的是還頒發了一面刻有萬夫莫敵的水晶獎牌一面,外加目測超過0.5公分的大紅包一包。

  你想想看那有那麼腦殘的老闆會把肯這樣捨命的警衛換掉,徐伯的擔憂真的是多餘了。

  想著想著邊開進了地下停車場,公司的停車位有限,業務也不會常常進公司,自然也就沒有車位會特地留給業務,而現在已經過了上班打卡的時間,只得慢慢轉看看會不會正巧有人沒開車上班的。才剛在想著而已就讓我找到了空位,快速倒車、關燈、熄火、一氣呵成,正開門下車的時候口袋的手機卻卡啦一聲掉到了地上差點沒讓自已的腳踩到,趕緊低下頭去撿,突然有一道黑影從眼角旁閃過,並不是近距離閃過,就一瞬間看到的那道黑影差不多相隔了20公尺左右,要是平常時候根本就不會注意這種小事,但剛剛進入停車場我至少繞了兩圈,剛剛並沒有看到任何人或車,這不是百貨公司的停車場,才地下兩層樓而已,都過了上班打卡時間那麼久了…不太可能有很多人進出。

  重點是,那道黑影就這麼一閃而過消失,正常人不會這樣。

  剎那間,我感覺到肩膀有些僵硬,撿起手機、抬頭、拔鑰匙、關上車門、上鎖,沒有轉頭,但卻仔細的用眼角掃視剛剛黑影出現的地方,沒有人!?

  「小偷!?」

  如果真是小偷的話,那還真的是太蕭張了!難不成現在小偷也是早上打卡上班的嗎?手上邊搖晃著車鑰匙,邊故做輕鬆的向電梯走去,突然手一滑、右腳輕輕一踢!鑰匙就這樣鑽進了距離黑影約十公尺處的一輛轎車車底。

  「媽的!搞什麼!」

  口中一邊幹罵著,一邊傻頭傻腦的朝那台車走去,然後整個人趴在車底撈我的鑰匙。

  「沒有看到腳…」

  要不是真的看走眼…

  我在心底立刻否認了這項疑慮,就憑我另一份職業的的專業經驗,這種事可是關係到職業安全的第一守則,我相信即使只是一瞬間,我也不會看錯任何一閃即逝的影子。

  差一點,就快要撈到了。

  邊移動著身體好把手伸的更長,一邊不經意的變換視角。

  突然…在那個黑影出現的附近有一台車的底盤稍稍的下降了一些,重量微微偏向右後輪。

  果然…不是眼花。

  擰開廁所的水龍頭洗了把臉清醒一下,也不知道怎麼搞的,最近這幾天老是感到心神不寧,好像一刻也不得閒,坐在椅子上不到15分鐘就覺得煩悶的想起來走走,看著鏡子中的那張臉,想想自已也六十幾歲了,總不會到現在還在更年期吧…徐伯很不安,就因為這種沒來由的不安感似乎有些熟悉,由其這兩天老是回想起兩年前的那個晚上,他才剛上完廁所洗了把臉出來,就看見三個蒙面男子大包小包的從停車場的逃生門溜出來,就愣了那麼一秒鐘的時間…

  「喂!!!!!!!!!」

  一聲大吼!舉拳向前。

  回憶中的那聲大吼,還迴繞在徐伯的耳邊,差點就要衝口大吼一聲,這感覺好像真的太熟悉了,兩年前的那一陣子,自已是不是也像最近一樣心神不寧?是不是也像最近一樣老是坐立難安?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已當天會連想都沒想就直接衝上前去,更沒想到的是好像一切都太容易,原來人在處於緊張狀態的時候,好像一切都會變的很慢。他看的見那個被他一拳轟到的蒙面男子的眼睛在抽動,好像用眼神在訴說他很痛、他很暈,他看的見另一個高大的蒙面男子想從後面架住他,但他沒有任何抵抗,因為他一點也不擔心,真的是太莫明其妙了!他也看得見另一個迎面而來的蒙面男子正要揮拳而來,但他看的很清楚,他右拳慢慢的揮過來,於是他抬腳頂開那一拳,同時不斷扭動身體,讓架住他的高大男子無法保持重心平衡。

  他雙腿不停亂踢,郤又不是亂踢…因為他沒有一腳踢空,不是踢開迎面而來的拳頭,就是踢在蒙面男子的身上,最後他一腳踢進男子的肚子,趁男子表情痛苦低下頭的瞬間一腳踢在他太陽穴上,看著男子雙眼翻白的趴在地上。而被扭的搖來晃去的高大男子這時已完全失去重心,被自已一把抓住頭腦髮摔向前去。

  兩年前的影像開始一幕幕清晰的出現在腦海裡,一直到了今天,徐伯還是無法解釋那晚的自已是怎麼了,突然…有那麼一點不想走出廁所。

← 【膠卷】機器戰警(RoboCop)1.2億的預算不要亂花,多撥一點給編劇好嘛? 【旅行小確幸】新春好企逃- 「板頭村」 社區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