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5 years ago

  就著杯口喝了一口熱水重新坐回電腦桌前,看著那篇1955年的第一筆貼文點了進去,映入眼簾的是三張掃瞄下來的圖片檔,照片的內容是兩份類似合約的文件,兩張是文件各別分開拍,一張是兩份文件放在一起拍,似乎還是用舊式相機翻拍文件的三張黑白照片,雖然這三份掃瞄檔有些模糊但還勉強可以辦認。

  「1955年就有掃瞄檔了嗎…別開玩笑了。」

  指尖撥弄著滑鼠,將圖片檔放大到尚不失真的大小。

  「嗯…果然是兩份合約沒錯。」

  有趣的是,圖片中其中一份合約上的文字完全看不懂,完全就不像是一般人會認識的文字,印象中似乎也找不到有其它國家的文字跟這個有類似的,另外一份就是標準的中文字體合約,兩份合約最底下都有兩個簽名,一個是中文簽名,另一個當然還是看不懂的簽名,就姑且當它也是簽名吧…

  「看起來像是一份土地合約。」

  照這份中文合約的意思來看,這是一筆占地大約七公頃的土地合約書,內容大概是雙方約定同意這筆土地要永久出讓用做某個用途,而這個用途叫做「不特定異端連接區劃」。

  完全不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的專有名詞,我想大概只有當事人才會知道這份合約在說什麼。而這篇發文沒有任何人回應,發文者也沒有對這份文件多做解釋,跳出這個頁面再看第二篇發文,發文者還是不詳,發文時間一樣是1955年8月,這次是五張黑白照片的掃瞄檔,這次的內容就更無趣了點,都是一些樹林還有農田的黑白照片,不知道這跟德明會有什麼關係,再接著看後面的發文,時間一樣還是1955年,不過內容都是大同小異,多半就是農田、樹林、山坡地、偶而會有一些文件的黑白照片,極少部份有看見幾個穿著老舊西裝的人出現在黑白照片中,但是拍攝的距離不是很遠,就是背對著鏡頭,所以也看不清楚臉部長相,再來就是農夫在收割、或是類似工人在代木或是在測量什麼的照片,總而言之…就是完全不知道這些照片在表示什麼,而且發文者也沒有註解,也沒有人回應這些發文。

  一直看到了第兩百多篇發文,發文日期也一直到了1958年,眼睛實在是酸的受不了!看一眼電腦上的時間,竟然已經下午五點多了!這時候才感覺到肚子真的很餓的說…畢竟從中午起來到現在都還沒吃過東西,而且待會六點半還得去上課,匆匆洗了個澡之後就抓緊時間出門了。

  話說有學校的地方就有東西吃,德明的校園周邊也零零散散分佈了一些專門賺學生零用錢的小吃部,隨便買了碗簡單的麵再度站在校門口,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終究還是得在踏進這間令人頭痛的校園。

  推開507教室的後門,很意外大部份的同學都很準時,準時的一點都不像是那昨天看到的那個班級,還以為一進門就會看見什麼刀槍棍棒的大火拼,沒想到大家都很安份的坐在位置上做自已的事情,當然…那根狼牙棒還是放在那位少年的手邊,我嘆了口氣坐下來開始享用這頓食之無味的晚餐,一邊打量著週遭的同學們。

  鐘響了,很不得了的今天竟然沒有人曠課!這個班級實在是…令人猜不透啊!而今天的第一節課,就是我們的班導師的課,比起臺下這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同學們,我們這位班導絕對就好懂多了,班導說他是前海軍司令部中校退役的,因為年紀輕輕就退休待在家裡太無聊,於是就來學校隨便教個什麼感受一下年輕的氣息,我默默在心裡想我們班導目測看起來才不過四十出頭,實在不太可能是正常退休下來的,況且他又不是教軍訓,難到老師這個職業還可以因為在家太無聊就能說當就當的嗎?當然真正的原因問了他肯定也不會說,不過我看他叼了根雪笳大搖大擺甩上門的樣子,一件看起來很有年頭的皮夾克加牛仔褲,載著墨鏡右肩還扛著一只沉甸甸的木箱,裡面也不知道是裝了什麼東西,只見他將箱子碰轟一聲摔在講桌旁,咬著雪笳的班導頓時殺氣横生!原本就很安靜的班級這時更顯得氣氛凝結…

  「在我的班上沒有什麼特別的規矩,唯一的要求就是自已班上的同學不准內鬥。」

  班導冷眼掃過全班。

  「沒有什麼特別意外的話,大家都是要在同一個班級相處四年的同學,如果同一個班級一天到晚打打殺殺的話,到了四年級你的同學就會越來越少了,這樣實在是很糟糕。」

  「………………」

  「要是班上的同學人數越來越少的話,身為班導的我也會很麻煩的。」

  「………………」

  「如果沒有別的問題的話,第一節課就先自習吧。」

  就這樣,短短的幾句話就結束了第一節課,以及第二節課…

  當然也沒有人有所抱怨,畢竟在還搞不清楚班導個性之前,隨意發言或質疑班導的決定可能會關係到人身安全,所以同學們吃飯的吃飯、聊天的聊天、睡覺的睡覺,就跟一般正常學生會做的事一模一樣,似乎有那麼一瞬間,我真的以為我又回到了那個平靜又安詳的學生時代,但在往後回憶的日子中才慢慢發覺,真正平靜的學生生活,才不過只有新生入學的那短短一個多月而已。

  已經是夜晚11點多了,平時吵鬧不已的德明校區靜的可怕,空盪盪的大樓中庭、少了汗水與歡呼聲的球場,彷彿隨時都能上演校園恐佈傳說,再怎麼說都是超過五十年的老學校,無論外牆如何翻新、整修,都改變不了內部老舊的本質,如何光鮮亮麗的外表,也難免有幾處陽光永遠照不到的地方。

  四合院,可以說是德明最古老的校舍,形狀就像是傳統的三合院開口處再蓋上一棟大樓擋住,而四邊的底層再打開幾個開口當做往來的通道,讓人完全搞不清楚到底大門應該在那裡的怪異,反正也是不用來住人的,也不會有學生抱怨風水不好的問題。即使是夏天,夜晚的校園感覺還是有些寒意,四合院的中庭陣陣迴盪著老舊木頭的的吱呀聲。

  「吱呀…咿呀…嘰啊…」

  直鑽入毛細孔的細微聲響飄盪在四合院每個角落,就像被關在保特瓶中找不到出口的蜈蚣,用上百隻腳刮搔著瓶身般的刺耳,冷風從窗戶的細縫吹進上鎖的教室角落,嗚嗚咽咽的風嗚聲隨著刺骨的冰冷流進四合院的地下室,地下室的一邊兩扇不知年代的青銅大門,被一條手腕粗的生鏽鐵鍊鎖上,而鐵鍊上的老式沉重大鎖已被解開丟在一旁,大門被推開至一個人可以側身穿過的大小,陰暗的青銅大門那一端,只有完全的黑暗,沒有任何電氣設施,或是任何可供照明的器具,但那刺耳的木頭吱呀聲,卻一陣陣的從這扇青銅大門中傳出來…

  昨天混了一整天,晚上又上了四節不知道在幹什麼自習課,除了兩節班導的自習課,後面的任課老師也是講了一些注意事項及課程大綱就宣佈自由活動,所謂的自由活動就是你想要先放學也是可以…不過大家還是很守規矩的坐在自已座位上沒有偷跑,害得那節課的任課老師也很鬱悶的陪著我們直到打鐘放學。

  今天一早醒來想起公司還有幾個客戶的訂單還沒處理,先撥了通電話聯絡幾間廠商確認貨料狀況,簡單沖了個澡就開車往公司出發。

  「小涼!今天那麼早進公司啊,公司該不會沒生意了吧!」

  「放心吧徐伯,就算公司要倒了我也會介紹你去廠商那邊繼續幹著。」

  「哇考!連我的後路都幫我想好了,該不會真的要倒了!」

  我在車窗上比出一隻中指,結束這一局。

← 【我手寫我口】DC VS MARVEL IN HOLLYWOOD 【旅行小確幸】泰好玩 - 鐵道與市集完美結合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