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4 years ago

  「同學,你知道剛才老師在講什麼鬼嗎?」

  簡短的一行疑問句,很不幸的充份透露出一個人的無知與差到不行的理解能力,然而更不幸的是這個疑問句正是出於我的口中…

  睽違已久的校園,我還以為我這輩子再也不會踏進這如同地獄搖籃的地方,然而人生大魔王當然不會那麼容易讓你想怎麼過就怎麼過,在職場上打滾多年的我,只因當年太過貪玩導致學業荒廢,在學分重修再重修的情況下惱羞成怒憤而休學正式踏入職場。

  雖然說是踏入職場,但也因為還未當兵的關係,很多公司都不予錄用,結果也只是落的到處找打工的工作,直到國家把兵役通知單砸到我臉上強逼我吃掉幾百個饅頭之後,才了結了我那漂泊不定的人生。原以為我真的可以開始我往後整天在辦公室穿西裝打領帶的職場人生,沒想到人生大魔王又再一次的出現在我面前,祂一面挖著鼻屎一邊對著我說:

  「就憑你一個高中畢業的洨屁孩也想學人坐在辦公室打領帶裝高級?」

  於是祂將手中的鼻屎向我臉上一彈,連同我的人生一同彈進了德明財經科技大學進修部企管系。

  報到的那天,我站在這所學校門口回憶我這一生的種種光景,一幕幕的七彩畫面有如超音速跑馬燈般的飛過我眼前,該來的還是會來,出來跑、總有一天要還,那些年,被我玩掉的人生,早已悄悄的潛伏在這所學校的某個班級中,等待著折磨我往後四年的熱血青春,我期待著在我走進校門的時候能有段背景音樂響起,但人生不是拍電影,賭神高進也不是一天到晚都能嚷嚷著喊梭哈,更何況我一介平民老百性,於是我只能伴隨著來來往往的吵鬧聲踏進了地獄搖籃的前哨。

  就說了是地獄,裡面當然有很多會把你折磨到自爆的玩意等著真的把你搞到爆炸,首先這所名為學校的地獄搞了一個叫迎新晚會的活動,強迫我們這群被打入深淵的老百姓們坐在椅子上看著台上的怪人,摒除台上那些不知所云的群魔亂舞,我更在意的是坐在我旁邊的“同學”,雖然明知這些被打入地獄的“壯士”們絕非等閒之輩,但這位正嚼著人類手指的同學吃東西實在是很大聲,而且又很隨便的把骨頭渣子吐在我的腳邊,我一面東閃西躲生怕紅通通的血肉沾到我的鞋上,一面又要注意形象以免失態,實在是有些狼狽不堪,至於台上那些不知道在自得其樂什麼的妖魔鬼怪,我還真的想不太起來他們想要表達什麼。

  結束了地獄式的迎新活動,終於還是來到了未來四年的囚牢,每個囚牢都有個編號,而我被編在地獄第五層的五零七號囚牢,隨意找了個旁邊沒有人的空位坐下,聽著這一堂的任課老師嘰哩呱啦的解釋著本門課程要點,我知道這些很重要,但很抱歉的我實在無法把注意力集中在講台上,因為坐在左邊隔壁的隔壁的那位同學正把腳蹺在椅子上,手邊還放著一根狼牙棒…沒錯!就是你想像中的那種狼牙棒!為什麼這間學校能夠容忍一個學生帶著狼牙棒大搖大擺的走進校園裡!要是這位仁兄突然想要出草了,那我們這些同學們不就都要去見他們家祖靈了!我很想做些什麼來表達我心中的不滿,但最後還是屈服在那根閃亮亮的狼牙棒下直到放學的鐘聲響起…

  當我的注意力回到現實世界中,才發現我身邊的同學們走的七七八八了,可見大家都不喜歡留在一個有狼牙棒揮舞的班級啊!我眼尖的看到我前面的同學都在收拾包包,於是我鼓起可能會死在當下的勇氣拍了那位同學的肩膀:

  「同學,你知道剛才老師在講什麼鬼嗎?」

  只一個回頭,我發現我被殺死了,又或者是…好像是死了…

  一襲利刃般長髮飛散而過,萬物靜止、心跳亦止。

  許久,我摸了摸我的脖子,一道淺淺的傷痕留下。

  這女的,是職業殺手…

  而且…

  還是個正到逼死人的美女殺手…

  也許不想開學第一天就沾染鮮血,於是她留下了我一條小命。

  出於職業殺手的本能,任何出現在背後的聲響都有可能是致命的危機,於是不管是誰都應先下手為強,能在如此高手手下撿回一命,看起今天運氣不錯,何況對方還是正妹星球裡的S級人物,看來也只能笑笑而過,方得不失君子風度。

  「下次可別一聲不響的在背後拍我的肩膀囉。」

  什麼…我剛剛明明就有說話的啊…

  不過既然對方是個正妹,我還能怎麼辦…當然還是保持我哈哈哈的笑容,直到那位正妹殺手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很好很好…才不過短短不到四小時,就得知了我們班上有吃人妖怪一名、不良狼牙棒少年一名、以及職業正妹一…啊不對,是職業殺手正妹一名!還不知道明天會不會碰到更多非人般的同學…看來今晚是個難以成眠的夜。

  昨晚不知道在床上翻了多久才睡著,今天一覺醒來竟然已經是中午了!幸好我的工作不需要我死板的釘在辦公室裡裝忙,所以自然也沒有同事會過問我今天為什麼沒有進公司,甚幸…打從昨晚放學後,整個人都變的很不對勁,多半是受那間教室的詭異氣氛所影響。

  「難不成那間教室不乾淨…不不不,與其說教室不乾淨,倒不如說是班上的同學們有問題!」

  話雖如此,我還是上網找了找有關於德明的種種歷史,撥弄著手中的滑鼠,我的目光停留在GOOGLE搜尋上的一篇文章中,點進那個網頁中,是一個看起來設計頗為陰暗的站台,背景音樂還播放著夜晚蟋蟀蟲嗚與類似破舊木頭門板的吱呀聲。

  「吱呀…吱啊…嘰嗄…」

  雖然大中午的,也許是我還是吃東西所以身上熱量不足,總覺得明亮的房間裡溫度卻出奇的低,我大概瀏覽了一下這個網站,很明顯的逛過這個網站的人不多,否則搜尋頁數也不會放在那麼後面,但包括板主等寥寥無幾的少數會員似乎還是會上來更新訊息,而我一下就就被一篇文章所吸引住。

「德明商專的興衰與其一段歷史」

這篇文章被建立在「被遺忘的歷史」討論板之下。

  我覺得有點可笑,德明現在不就好好立在那邊嗎?那怎麼會被歸類在「被遺忘」這個標題底下,而且德明商專已經幾乎是創校那個時期的名稱了,怎麼這裡還沒有改過來,這讓我打從心裡噗嗤的笑了一聲,也許我點進來的是一個亂七八糟的靈異論壇吧。好笑歸好笑,好奇心還是驅使著我點進了這個討論板下,令人想不到的是,這篇關於德明的討論文章下面竟然還有九千多筆的發文,許多發文下甚至還有幾十至上百條的回應,嚴然就是一個獨立而成的討論區!我想直接從第一篇發文開始看起,於是直接點選跳到最後一頁,找到了這個討論板的第一個發文。

  發文者是…不詳?!

  而發文日期是…西元1955年8月…

  西元1955年8月…

  西元1955年8月…

  西元1955年8月…

………………………………………………………………………………
………………………………………………………………………
………………………………………………………………

  竟然是西元1955年8月!!!

  這怎麼可能!難到這個討論板從1955年以前就存在在這了嗎?那時候有網路了嗎?就算有網路,那時候的科技程度就能夠成立這樣的討論板了嗎?簡直就是鬼扯!1955年,那可是六十多年前的事了啊!民國四十幾年的時候連電腦都沒有,那裡來的網路跟討論板…

  驚訝之餘,我暫時離開了電腦桌前,來到客廳替自已倒了杯熱水,大中午的,身上竟然感到一絲寒意…有一股奇妙的感覺,這個奇怪的離譜的網站似乎不是那麼簡單。回到電腦前,那陰森的蟲嗚與舊木門吱呀聲依舊不絕。

「看來會是個有趣的下午啊。」

← 【膠卷】雲端情人(Her)我們介於存在與不存在之間,相愛。 【影行人】2014賀歲三部曲 ─ 甜蜜殺機:以巧克力包裹的毒藥 →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