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most 3 years ago

  本來還抱有一絲僥倖的心理,也許只是剛好路過的路人甲、乙、丙,但是現在三更半夜的,會在他剛好要出來的時間點路過的機會還真的不會太多啊…似乎是在印證他心裡的想法,那三個腳步聲恰恰就停在了離兇樓不遠的牆角處沒有現身,前門兩人、後門一人。

  三人呈包夾之勢而來,無聲的與小涼對峙著,在不知道來者何人的情況之下,小涼也不敢冒然行動,雖然他本身已經是個不算弱的修仙者,但是這點實力在浩瀚修仙界之中肯定也只是蒼海一粟,而這三人絕對是為了他手中的機器而來,甚至可能也是修仙中人,他一個新手在一對三的情況下他可完全沒有把握全身而退。不過這三人目前還沒有採取什麼對他不利的舉動,也許事情還有可以轉還的空間。

  就在他心裡盤算著下一步如何交涉的同時,大門前其中一人現身了,只見一名中年大叔從陰暗處走了出來,表情陰冷的盯著小涼。

Read on →
 
almost 3 years ago

一萬多字的短篇小說,我從來沒有想過他有辦法成為一部三十集的連續劇;曹瑞原導演總是有辦法將這些看起來不可能的事情化作可能,就像他有辦法將《孽子》先搬上電視、再搬上劇場一樣,對於他所做到的,除了嘆為觀止,我還真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形容詞來形容我心裡的激動。

《一把青》,白先勇老師在《台北人》一書中的第二篇短篇小說。
小說,就是有一種迷人的地方;沒有畫面、沒有空間,閱讀的人可以任憑自己所接受到的訊息予以想像,給他畫面、給他空間、甚至為他設定一切。當小說要被改編成有影像的作品時,它是有一定難度的;劇情篇幅的取捨、人物角色的選擇、場面空間的配置...往往一個小細節就可以決定這部改編是成或是敗;我想這也是改編文學作品的電視劇、電影為什麼讓人又愛又恨的原因了。

改編白先勇老師的作品,這不是曹瑞原導演的第一次。
2003年,同志議題在社會上普遍沒受到重視、甚至還是一個不敢被碰觸的議題時,曹瑞原導演將《孽子》搬上了電視,用20集連續劇的方式呈現了白先勇老師這部眾所矚目的長篇小說。後面,有很多探討同志議題的電影、電視劇開始出現,《孽子》算是一塊成功的敲門磚。
2005年,以女性議題作為出發點,曹瑞原導演再一次的挑戰白先勇老師的作品《孤戀花》,11集的連續劇把一個時代、一個人的生命情調在這個故事裡完整的呈現,在這部戲裡面我們看到生命的渺小與脆弱。
2014年,曹瑞原又更大膽的嘗試與挑戰,將《孽子》搬上國家戲劇院的舞台,用舞台劇的方式重新呈現。
原本,我以為將《孽子》搬上戲劇院的舞台已經是一個最不得了的挑戰了;沒想到2015年,曹導又給了我們更驚人的改編作品:一把青。

Read on →
 
almost 3 years ago

阿里巴巴、PCHome、Uber、淘寶、Uber、Airbnb…這些市值、知名度那麼高的公司有什麼共同的特色?

他們都是「平台」!

平台聚集了大量的貨品、人流,帶來了交易、流量變現的各種手段,搞得現在好像要做平台才能賺大錢,弄得一堆人都有著平台夢,但是做平台真的可以賺錢嗎?

跟各位分享一下做平台要注意的幾個事情作為參考。

 

Read on →
 
almost 3 years ago

「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

這句話大家應該耳熟能詳,甚至是有人當著你的面對你說過。

但是這句話的前提是「磨練必須建立在訓練之上」。也就是說,如果沒有訓練,那麼磨練都是假的,只是一種包裝。


pic via http://www.ctitv.com.tw

Read on →
 
about 3 years ago

有時候問題不是「不要請錯的人上車」,而是「讓錯的人開車」。

但是我們卻沒有選擇權。

 

Read on →